一起玩仿盛大
首页 > 玩家心得 >

兄长谷外遭劫难 初心单人赴险途

作者:admin 时间:2017-07-20 09:33
比奇城南,银杏山谷。
 
银杏山谷在比奇城的最南部,背靠连绵蜿蜒的半兽人山谷,这里是玛法人与百族的交接线,银杏山谷以南就再也不是玛法人的地盘。这里以漫山遍野的银杏树著称,时值四月,满山银杏花竞相开放,一片葱葱花海微带优雅清香,沁人心脾。

距离银杏山谷北部最近的玛法人村落叫银杏村,虽然名为村庄,但因为距离半兽人领地最近的缘故,常有行脚的商旅队伍与佣兵和猎人在此处落脚补给。村子发展的很大,在银杏山谷一带很有名。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这村子一出名,往来的客商便络绎不绝,这其中鱼龙混杂,不乏有三教九流,小偷小摸甚至人命案子也时有发生。但奇怪的是,村子布防很弱,只有村长家自己组织的一只完全不正规的民兵队伍,保卫这一方安全。村长家姓初,村长常常调侃说自己是正月初一生的,便叫初一。村长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是初十生的,就取名叫初十;小儿子是腊月二十二生的,不能叫初二十二,便也不再顺着叫了,起名叫初心。

初心长到8岁,被比奇城的大法师院“斯贝尔法师会”相中了,送到比奇城进行了三年的魔法研修之后就突然回到了银杏村。用村长初一的话讲是“毕业”了。可是村里一些“知情”的大人们说,却是因为初心生性太孤冷,在法师会得罪了不少人,最后被法师会赶回来的。也难怪村里人会如此说,初心自从比奇城里“学成”回来之后,就没有施展一次所学的魔法。哪怕是出去打猎遇到钉耙猫怪,他也没施展过一个火球术。好在村长家的大儿子初十是村民兵团的团长,初十为人老实,肯吃苦。因为要带团练,初十天天在家里苦练石锁,铁叉,练的一身横肉。他又舞得一手好斩马刀,每次出去护卫进山的商队或者去半兽人山谷打猎,都能挑起重担,是全村人的“希望之星”。
 
然而,上个月初十带了村里几个战士去半兽人山谷北面护了一车金条去往比奇城,没成想却遭了横祸。路过东北面河边小桥的时候,刚走到桥中间呼啦上来几个半兽人把他们围住,货也抢了,行脚的商人,死的死,伤的伤,初十带着弟兄们只救下来一半人。自己也负了伤,正在家里养病,怕是要养上个一年半载。初心听说大哥出了事,赶忙过去问候,兄弟二人聊了几句,初心突然问:“大哥,你们怎么会被半兽人打的这么惨?你们的人数肯定多于半兽人部落啊,而且战斗力也肯定比半兽人强!这里肯定有蹊跷啊。“
 
初十皱着眉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说道:“我本来被打的昏天黑地的还没有察觉,弟弟,经你这一说我倒是也觉得蹊跷。”
 
“大哥说说,哪里不对劲?“初心连忙追问。
 
“第一,按说半兽人群落是不会多于5个成年男性,这是他们社会的构成。在他们的文化里,超过5个成年男性半兽人的群落会被嘲笑没用,而半兽人群落从来不结盟,蹊跷的是这次袭击我们的是八个半兽人。“初十喝了口水说道。
 
“第二,这些半兽人个子不高,也就比我高一点点,不像我们银杏山谷的半兽人。但是他们打起仗来特别厉害,一点半兽人那种傻乎乎的劲头都没有。“初十似乎也能察觉出很多线索了。
 
“第三,如果说半兽人抢些吃的穿的用的我还能理解,可是它们抢金条干什么?它们没有经济制度,不需要钱啊。”
 
初心帮助大哥换了药,看了看伤口,伤口像是利器所伤,初心隐约感觉到这事儿有蹊跷。
 
 
屋漏偏逢连夜雨,村里一批商人赶着出银杏山谷,去北面办货。可是村里的民兵团群龙无首。可是急坏了村长。正在这时,初心面无表情的出现在村长面前说:
 
“我去吧…..”
 
“初心啊。现在外面乱,这几年村子周围钉耙猫怪和多钩猫怪多了很多,你没有你大哥那一身的本事,你若执意要去,我只能嘱咐你多加小心。”村长语重心长地说。
 
“爹你放心。我自有分寸,对付几个畜生,用不着大哥那样的好本领。”初心笑笑说。
 
 
第二天一大清早,初心按照约定举着镖旗出现在村口。行脚的商人已经套好马车等在那里一段时间了。见到是初心自己扛着镖旗来了,以为是给他大哥送镖旗的,就过来打趣他:“二少爷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太阳还没到晌午呢!哈哈哈。来给初十大哥送镖旗啊?”
 
“没,今天我护送你们的货物出山谷。”初心淡淡的道。
 
“啊?这可使不得啊,二少爷哪里有打半兽人的本事。”商人一脸难色,“若是不幸遇到半兽人队伍,我们可就没命回来啦。”
 
“不用你们去送死,这车我自己护送,你们在这里等着。”初心挑挑眉尖,对众人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头上十个问号顶在那里。这可不是开玩笑。一个人带这么多货物出山谷去,不是凶多吉少的问题,而是绝无生还可能啊。可是初心也不理会众人目光,兀自向前走去,赶上马车,一路向北慢慢走远。众人刚想阻拦,只听得身后一个老者的声音:“你们让他去吧,货弄丢了,你们来找我这个村长便是。”
 
不说村长如何安抚众商人,单说初心一个人驾着马车往前走了约莫5里路。一路上,初心哼着小调一边驾驭马车一边掏出个竹笛,滴滴的吹了起来。曲调优美,余音绕梁,把鸟儿都吹的朝他这边飞过来。一曲吹完,鸟儿们意犹未尽,停在马车周围不肯离去。初心戏谑的看着鸟,自言自语说道:“你们这些小鸟儿赶紧走,不然一会儿怕是走不了了。”说着说着,周围的鸟儿突然向四散飞逃而出。初心回头一看,草丛中影影绰绰见有骚动。初心把竹笛背在身后,一手紧按缰绳,一手拿出一个给拉磨的驴子戴的眼罩,一下子给马罩上了。突然间,只见得草丛中跳出一具一丈高的森森白骨,这白骨双眼空洞,呲着獠牙,浑身冒着寒光,腰间的脊椎骨中间一节变的微微发蓝光,口中喷着恐怖的白气!走路间听得骨骼摩擦的声音叮当乱响,骷髅手中舞着大斧,径直向初心冲了过来……